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悦读 > 详细内容
怀念支前剧团那段难忘的岁月
来源:山西晚报 作者:刘德增2019-10-15 08:18:48
浏览字号:
0

  1936年我生于河北,1954年到山西省歌舞剧院工作,历任演员、演奏员、指挥、作曲等职,1999年离休。现在,想起自己在冀中支前剧团的那段岁月,感慨万千。这张老照片是1949年,我在天津专区文工团时拍摄的。

  1948年,我还是冀中十分区八路军子弟学校的一名学生,学校为支援平津战役,我们被派往各自的战斗岗位。其中,能跳会唱的同学到十地委支前剧团报到。十地委以一个地方剧团为基础,集中八路军子弟学校及社会上的文艺人才,任命几名八路军干部为各队队长,实行半军事化管理,组建了支前剧团。我12岁,热衷于扭秧歌、踩高跷、唱民歌,身子灵活,童声嘹亮,再加上满口京腔,就被分配到了支前剧团。入团后,立即进行军事训练,以及踢腿下腰喊嗓子的业务学习,同时,搜集剧本、创作编写、排练工作也紧张有序地全面展开。

  此时,冀中十分区文工队正在排练大型歌剧《王秀鸾》,缺少一名扮演王秀鸾之子小青的演员,便让我饰演。我穿最小号的军装还是架不起来,裤腿长卷上几折,鞋子太大在前头塞上棉花,把后跟缝上几针,能跟脚不掉鞋就行了,而“马三八”枪比我还高,班长给我换了一支美国造卡宾枪,背在身上轻巧便捷。我还没弄清演戏是怎么回事,就排练开了。

  扮演我妈的是韩志礼,我叫她韩姐,她说革命队伍不要称兄道弟,要以同志相称。扮演我爹的叫王润身,当时他并不显山露水,只不过个子较高、身材魁梧、嗓音宏亮,有股阳刚气质的小伙子,后来,他因饰演电影《林海雪原》中的杨子荣,名扬四海。他(她)俩一个教我唱,一个教我演,学好了就夸几句,捎有怠慢便训一顿,既严格又认真。

  演出那天,我很紧张,我“妈”悄悄说:“咬住嘴唇!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便拉着我上场了。一见台下满满的观众,我顿时脑子一片空白,台词和唱腔忘了个精光,她趁机踢了我一脚,我竟然想起来了,这才顺利地把戏演完。不久,我被召回到支前剧团。

  剧团奉命北进,一路上遇到很多危险。那天我们行进到一片开阔地带时,忽然从北面冒出两架敌机俯冲下来,只听“散开!卧倒!”口令声响起,我不知所措,战友已经将我按倒在地,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一阵扫射,地上溅起串串黄土。经过几天行军,来到了平津之间的交通枢纽廊坊镇,在这里遇到刚乘军用列车入关东北大军(即第四野战军)的一支坦克部队,我亲身感受到了威武之师的厉害。战士们一律美式武器装备,身穿皮领军大衣,头戴毛皮军帽。

  次日上午,我们正在搭建舞台,突然“轰隆隆”巨响,吓得我赶紧钻入地道,还以为帐蓬舞台目标大,招来了敌机轰炸。随后得知,从北平南苑机场起飞的两架敌机,投下两颗炸弹后逃窜,一颗掉在镇郊野地里,另一颗落在火车站通往大街的十字路口,因是交通要道,商铺林立、人员密集,致使平民伤亡多人。

  随即,我们转移到距天津几十里的三圣口,这里是临时伤员转运站,我们协助医护人员护理、慰问伤员,料理生活、端水喂饭、耐心地做思想工作,安抚情绪等,亲身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,以及伤员与伤痛作斗争的坚强意志。

  1949年1月上旬,经过多次战斗,人民解放军扫清了天津外围多个据点,封锁了海上通道,于1月14日总攻,经过20多个小时激战,天津解放。

  之后,我们转移到北平以南百十里的永清县境内,为包围北平的部队及民工做宣传鼓动工作。此间,敌我双方上层经过多次谈判,1月22日北平和平解放,人民解放军进入城内接管防务,国民党部队开出城外接受改编。

  一日,我们奉命为待编部队演出,出发前首长指示我们,不准携带武器,不准与待编人员接触,骂不还口,打不还手,自有解放军保证我们的安全。我们走进演出广场,只见黑压压密麻麻一片,若真要动起手来,我们这几十个手无寸铁的演员,可不是人家的对手。演出进行中隐约听到待编人员中有的骂骂咧咧,还有脏话,随即零零星星的砖头瓦块向我们掷来,在这紧要关头,只听“叭叭叭”三声枪响,肇事者才安静下来。

  接着,我们马不停蹄转移到十地委所在地永清县城。支前剧团为适应新形势、完成新任务,经过扩充、整编改名为十地委文工团。由王正西任团长,韩鸣为副团长,下设演员队、乐队、舞台队及总务科,共50多名成员的专业文艺团体。其间,排练了《兄妹开荒》《夫妻识字》等节目,演出后,这些源自革命圣地延安的秧歌剧,受到群众极大欢迎。

  在小麦返青、百花欲放的大好时节,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胜利召开的喜讯传来。遵照“把工作重心由农村转向城市”的指示,文工团随地委机关迁移到了天津西南20余里的杨柳青镇,并设立天津专员公署(简称天津专区),张子善任专员,及中共天津地方委员会(简称天津地委),刘青山任书记。我们团改名为天津专区文工团。

  杨柳青虽属天津周边小镇,却是个历史悠久、文化积淀深厚、店铺林立、市面繁荣的小商埠。因源于此地的“杨柳青年画”和一首叫做《画扇面》的民歌,而使其诗意浓浓名扬中外。我团舞美工作者寻觅年画作坊,拜访名师高徒,将这朵民间美术奇葩的元素,融于舞台美术之中。同时还参观了发布天津战役总攻命令,位于药王庙东街2号的“天津战役前线指挥部”旧址。

  环境的改变,使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,党中央谆谆告诫的“务必继续保持谦虚、谨慎、不骄、不躁的作风,务必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”“由战争转变到以生产建设为中心”以及“抵制资产阶级思想侵蚀”等一系列指示的重要性。在充满城市生活气息、素有“小天津”之称的映衬下,我们并不觉得有什么“土气”,文工团员人人佩带枪支,纪律严明,军容齐整,作风过硬,一律灰色粗布着装更显得精神抖擞庄严威武。严格执行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,保持“团结紧张严肃活泼”的老八路作风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并有信心依靠群众,把不良社会风气改变过来。

  时至九月,又到了配发冬装时节。天津专区全体地方干部服装一律由灰色变成黄绿色,且是国民党军队服装制式,同志们嘴上不说,心里可不是滋味。我团快板书演员李快嘴调侃道:“平津战役已告捷,人民当家做了主,别看身披‘国军’装,咱是地道的八路。”尽管上级有关部门就地方干部着装一事,在内、外都做过宣传解释,称:“鉴于我们缴获了敌人大量库存冬装,为了减轻人民负担,废物利用,今冬我区实行供给制的地方干部一律身着此装,特此通告。”

  十月一日,开国大典,在北京天安门隆重举行,毛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“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!”大家兴高采烈欢欣鼓舞。一声哨响,整队出发,“天津专区文工团”横标打头阵,欢庆队伍行至天津地委——杨柳青有名的石家大院门前,人们手舞足蹈起来。

  当晚,在隆重而热烈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”大会之后,我团演出了歌剧《白毛女》。后来,我们共同唱响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》。

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

责任编辑:卢琳

返回首页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